• 什么钱来的快
  • 首页 有没有适合在家做的工作 在家做
    我们五岁了!未来的路希望有您继续支持,我们将做的更好!
    当前位置: 主页 > 什么钱来的快 >

    视频]揭秘电信诈骗:来钱快一万就能开张 专挑选弱者出手

    时间:2018-11-26 14:4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  一个月前的8月19日,18岁的山东临沂女孩徐玉玉还沉浸在考上大学的喜悦中,可就在这一天,她接到了一通诈骗电话,随后四个小时,即将踏入大学的她被骗走了父母给她凑齐的学费9900元。在报警回家的路上,玉玉突然心脏骤停,不幸离世。徐家陷入悲伤,而电信诈骗

      一个月前的8月19日,18岁的山东临沂女孩徐玉玉还沉浸在考上大学的喜悦中,可就在这一天,她接到了一通诈骗电话,随后四个小时,即将踏入大学的她被骗走了父母给她凑齐的学费9900元。在报警回家的路上,玉玉突然心脏骤停,不幸离世。徐家陷入悲伤,而电信诈骗的祸害也再度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。此案日前告破,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。那么这些案犯,究竟用了什么伎俩实施这起电信诈骗案件的呢?

      据徐玉玉的母亲李自云回忆,8月19号她接到了一个171开头的电话,对方是一名男性,普通话带外地口音。电话刚接通时对方并没有介绍自己的身份,而是反问她家里是不是有一个上大学的?

      玉玉母亲说,在得到了自己肯定的答案后,对方这才自称是教育局的,有一笔助学金要发放。

      玉玉母亲接到的这个电话就是犯罪嫌疑人郑贤聪打过去的,他们当时的诈骗窝点在江西九江的一个出租房内。

      尽管那天玉玉母亲接到骗子电话时也没听懂,但郑贤聪却不想放弃这次诈骗的机会,他要求找玉玉接电话。

      玉玉打电话给所谓“教育局”的郑贤聪后,郑贤聪就按照事前准备好的台词进行行骗。他说自己是某某教育局的,有一笔助学金要发放,如果想领取的话,就要跟某某财政局联系,然后郑贤聪就把另一个人的电话告诉她。

      徐玉玉随后将电话打给了所谓“财政局”的工作人员陈文辉,福建安溪人,陈文辉是案件主犯,实施诈骗的整个过程都是在其组织策划下进行的。

      据了解,陈文辉所问这个编号,是郑贤聪告诉玉玉的,而实际上这个编号是犯罪嫌疑人自己编出来的。

      诈骗分子之所以要给受害人编号,目的是为了识别受害人的身份。由于电信诈骗通常都是团伙作案,上游的诈骗分子在取得初步成功后,就会给受害人编一个号码,并把这个编号告诉下游。这样,凭着这个编号,整个诈骗团伙就可以把受害人的身份识别出来。

      犯罪嫌疑人会报出受害人的姓名、学校等相关信息,以取得受害人的信任。那么,骗子所持有的这些学生信息是怎么来的呢?

      据陈某交代,这些信息五毛钱一条。一开始,他先买了800条左右试了试真伪,后来又买了一些。但公安机关调查发现,今年6月以来,陈文辉通过QQ联系,先后10多次购买了山东籍多个地市的高考考生信息几万条,并通过支付宝付款一万四千多块钱。里面有学生姓名,家长姓名、电话、地址、学校等等信息。

      8月19号,玉玉和所谓“财政局”的陈某通完电话后,对母亲说她要到附近的银行领取助学金,当时天下着雨,母亲因为不放心曾劝阻过。玉玉说,对方告诉她今天下午不办明天就作废了。

      陈某说他们是按照剧本说的,这个剧本在QQ群里有,叫《学生读法》。有了《学生读法》,每一个步骤陈某只需照着这种剧本读一读即可。

      陈某说,他告诉玉玉这笔钱是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打到她的卡里,让她去银行查一下这笔钱到了没有,再顺便查一下卡里有多少钱。

      据陈某交代,他当时并没有料到玉玉卡上没有钱,那么,他又采取了什么手段呢?

      陈某说,他这边电脑显示,这张银行卡不能用,让她换一张,玉玉说还有一张学校通知书里面的卡。

      据了解,玉玉所说的学校通知书里的这张卡,有父亲给他的学费一万元。玉玉父亲说,这一万块钱当中,8300块钱是学费,剩下的钱是给玉玉当生活费的。但是,陈某并不知玉玉通知书里的这张卡上是否有钱,他会怎么套话呢?

      而陈文辉在得知玉玉卡里的钱数后,要求玉玉转账到所谓“财政局”的账号上。但玉玉在转账时却没有成功。骗子会怎么办呢?

      陈某给玉玉一个账号,让玉玉把钱取出来,存到他的卡上,这张卡激活了,可以使用,陈某说会连同学费和助学金一起给玉玉打回去。

      可半个小时后,迟迟等不到转账短信的玉玉赶紧拨打了对方的电话,而此时号码已经变成了空号,玉玉意识到自己被骗。

      做完笔录,玉玉坐上父亲的三轮车,走了不到了两分钟,父亲发现她歪倒在车上,喊她也没有反应。

      8月21号晚,玉玉最终因心脏骤停不幸去世。公安机关接到玉玉和父亲的报案后,立即组成了专案组,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追捕和通缉。

      主犯陈某到案后交代,在行骗时,他们把装扮“教育局”打电话的称之为“一线”,把装扮财政局接电话的称之为“二线”,他们每天由“一线”骗子拨打出的诈骗电线个左右。

     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,干电信诈骗不仅来钱快,而且投入成本低,算上他们从本地到外地找窝点的路费仅需一万元就能开张。陈某告诉记者,他们实施诈骗,第一步:在QQ上购买学生的个人信息;第二步,在QQ群找寻《学生读法》,也就是实施电信诈骗用的剧本台词;第三步,租房子,作为诈骗窝点;第四步,在网上购买行骗所需的电脑、打印机等工具;第五步,购买不记名的电话卡;第六步,物色专门取钱的团伙;第七步,各自分成。

      虽说要打击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,可电信诈骗的实施,如果只有泄露出来的个人信息,没有通信网络和银行网络的技术支持,整个电信诈骗机制将无法运转,电信诈骗必然会大幅减少。

      为了躲避公安机关的追查,像陈某、郑贤聪这样直接行骗的犯罪嫌疑人,他们不会自己去取钱,而取钱的工作会交给专门帮助诈骗犯取钱的团伙来做。郑金峰就是帮助陈文辉取钱的团伙负责人,所用的银行卡是从网上买来的。

      郑金峰将活儿接下来后,自己很少出面,他又雇佣了陈福地和熊超来取钱。而徐玉玉的9900元钱,当天就是由熊超在泉州提取的。

      电信诈骗的卑劣之处在于,5码中后付款,诈骗者总是挑选弱者出手;电信诈骗的可怕之处在于,它往往是一个大型诈骗集团的流水线作业。尽管电信诈骗的花样越来越多,手段越来越新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于这类犯罪无能为力。通过立法,我们可以加大对电信诈骗和买卖个人信息的惩处力度;通过教育与宣传,我们可以让容易受骗的人群提高警惕;通过升级技术,我们可以让电信诈骗者更难隐藏自己的行迹……从某种意义上说,实施电信诈骗其实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犯罪分子要连闯一系列关口,守住其中任何一个,堵上其中任何一个漏洞,诈骗都无法成功。同样,打击电信诈骗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,需要多方的共同参与,包括在电信诈骗案件中角色并不光彩的运营商。任何一方的缺位,都有可能导致行动的失败。

    (责任编辑:admin)
    相关内容:
    http://www.celiacosdemexico.com招聘人员,名企招聘,蚌埠找在家做的工作,深圳日结临时工钱怎样生钱。招聘人员,名企招聘,蚌埠找在家做的工作